315烧了酷骑的泡沫 “好兄弟”ofo做起了电商导购_律师事务所
315烧了酷骑的泡沫 “好兄弟”ofo做起了电商导购
分类:新酷科技 热度:

315烧了酷骑的泡沫 “好兄弟”ofo做起了电商导购

出品 《风眼》深度报道组 凤凰网科技 凤凰新闻客户端

作者 刘毓坤 编辑 于浩

寒冬已远,春日邻近。

随着疫情渐渐退散,人们陆陆续续开始走出家门。街上的共享单车以青桔单车和美团单车为主,摩拜单车身影难觅,曾经的对手ofo小黄车也是背了一身债,双轮难行。

酷骑平地一声雷

2016年,共享单车呈现井喷式的发展,大量资本涌入单车市场,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2016年市场上有超过20个共享单车品牌,获得融资总额超过30亿元。

摩拜单车和ofo小黄车是位于头部的企业,也是最大的互相竞争对手。据凤凰网科技统计,ofo小黄车在2016年共计拿到四轮月2亿美元融资;摩拜单车公布了三轮融资,2016年9月获得的融资额度为1亿美元。

与此同时,共享单车用户规模持续增长,2016年共享单车的用户规模达到了1886万人。这些用户为共享单车平台缴纳了大量的押金,也为日后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2017年1月,雷厚义在重庆创办悟空单车。5个月后的6月13日,悟空单车在其官微宣称将终止提供服务,多米诺骨牌陆续倒下。

仅仅8天之后,在6月21日,共享单车平台3V bike对外宣布由于单车大量被盗,即日起停止运营。随后停止运营的是町町单车,其创始人丁伟被拘留时称自己为“负二代”。

2017年9月22日,酷骑单车的员工们收到来自公司的一封内部信,称由于资金紧张可能会影响公司的正常运营,他们可以自由选择去留。

然而就在4个月前,酷骑推出的“土豪金”和“黑科技”的3.0版黄金单车还曾经刷屏社交媒体,让酷骑单车以黑马姿态出现在摩拜、ofo和小蓝单车的三国杀中。

315烧了酷骑的泡沫 “好兄弟”ofo做起了电商导购

酷骑“土豪金”版共享单车

再酷骑单车之后,是小蓝单车和小鸣单车。小鸣单车破产时,账上的原本8亿元的押金仅剩下55万元。用户开始意识到押金模式的风险,于是开始出现恐慌性退押金,退款潮越演越烈,压倒了越来越多的共享单车品牌。

2017年9月29日,酷骑单车宣布,将以10亿元的价格被四川某企业收购,出售的标的包括酷骑之前累计投入的9亿多元资产以及140万辆车。收购方将负责处理好酷骑后续押金退款事宜。

在2019年的央视3·15晚会上,“酷骑单车”被点名了。

有消费者直言:“酷骑单车押金退不了,相当于公开抢劫!”,当时经中消协调查,北京酷骑单车总部已人去楼空。中消协认为,酷骑公司的行为严重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严重扰乱市场经济秩序,已申请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ofo的倒下不是偶然

当时酷骑单车在北京通州万达的办公楼围满了前去退款的用户,这些用户的遭遇如滚雪球般带动了更多的用户申请退押金。

ofo小黄车的用户在2018年上半年也开始反馈无法正常退押金。2018年12月17日,北京市中关村的小黄车办公室总部外,数百名ofo用户排起长队讨要押金。

共享单车行业的经营策略并不精细,为了竞争抢夺用户,一直都是“粗放式”投放策略。

以ofo为代表的共享单车公司都是采用短时间大规模投放的方式迅速抢占市场,提高自我覆盖率,但却没有考虑到停车位的问题。

ofo小黄车早期单车造价成本约为300元,这相对其他共享单车品牌来说是很低的,但是包括ofo在内,维护成本、线下运营成本以及损毁率都是居高不下。同时,共享单车的盈利方式单一且不稳定,只有租金收入和押金投资收入,根本不足以抵消成本的支出。

资本的疯狂支持,并没有帮助共享单车找到自己的商业模式。从2017年3月到2018年3月,ofo累计在三轮融资中获得20亿美元的资金,摩拜单车在2017年上半年也得到了8.2亿美元的融资。这些融资反而让共享单车的竞争失序。

为了进一步抢占用户,排挤其他的共享单车品牌,包括ofo、摩拜单车在内,先后推出0元骑车的活动。ofo 共享单车的公司资源主要放在抢占市场份额和吸引用户上,大量投放单车、低租金、抵押金、红包活动、免费车活动、首骑免费等。盲目的竞争,加上持续的负面,导致用户失去信心,压垮了共享单车。

天眼查数据显示,3月12日,ofo的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新增被执行人信息4则,执行标的累计为1608.6571万,执行法院为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上一篇:谷歌为Verizon客户提供的酷炫Pixel 4a交易现在值得 下一篇:玩转潮酷 天猫小黑盒用“新”打破淡季魔咒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